我们仨的书信你怎可随意拍卖

热菜 2020年07月04日

核心提示:据介绍,当时是由于李国强为办好《广角镜》月刊,因此特邀请钱钟书为其杂志撰稿,并帮助钱钟书在此期间出版了《干校六记》(1981年)、《也是集》(1984年)等作品。

钱钟书、杨绛书信及手稿将首次大规模面世并在京拍卖 ,近日,这条拍卖公告引发轩然 。

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最近发出公告,将于6月21日举行的春拍中,拍卖《也是集》 钱钟书书信手稿。

这批手稿中涉及已故著名作家钱钟书及其夫人杨绛、女儿钱瑗的数十封私人信件。

此事一经曝光,即遭到杨绛的强烈反对。

迫于压力,中国拍卖行业协会5月29日在微博上回应称,理解杨绛的感受,希望委托人能充分尊重杨绛先生的意愿。

不能说的话 将被公开

此次北京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宣布的 《也是集》 钱钟书书信手稿专场拍卖会 ,将集中拍卖包括66封钱钟书的书信和《也是集》手稿、12封夫人杨绛的书信和《干校六记》手稿、6封女儿钱瑗的书信。

其中,书信内容横跨1979年至1991年12年时间,主要内容是钱钟书上世纪80年代与时任香港《广角镜》杂志社总李国强的书信往来,由于书信中不乏对历史和学人的批判语言,所以被钱钟书先生及家人认为是 不能公开说的话 。

比如在一封写于1981年的信中,钱钟书谈到《红楼梦》的英译本: 因思及Hawkes近以其新出译本第三册相赠,乃细读之,文笔远胜杨氏夫妇(即杨宪益与戴乃迭),然而此老实话亦不能公开说,可笑可叹。

据介绍,当时是由于李国强为办好《广角镜》月刊,因此特邀请钱钟书为其杂志撰稿,并帮助钱钟书在此期间出版了《干校六记》(1981年)、《也是集》(1984年)等作品。

此后,钱钟书又托李国强用稿费买西方书籍,因此通信颇频。在此之后,杨绛在与李国强的书信中也曾透露,为了报答李国强对钱家三口的帮助与关怀,愿将《干校六记》原稿奉送李国强留作纪念。

而作为钱钟书书信手稿收藏人,李国强曾对媒体称,自己与钱家私交很好,并且书信是钱家赠与自己的。面对指责,李国强也颇有为难,回应称拍卖不是自己所为,暗指另有他人。

5月20日,102岁高龄的杨绛通过质问李国强,认为此事非常不妥,要求对方给予答复。

随即,李国强公开强调: 这事不是我干的,是我朋友在做,我甚至都不认识那家拍卖公司。 当被追问信件从他这里流出去,他是否要对此负责时,他表示已接到杨绛先生,并承诺会做出书面回复。

而现实的情况是,这些被认为是 不能公开说的话 ,却因拍卖公司前期寄出的大量影印件宣传资料被公之于众。

当事人、拍卖公司各执一词

杨绛在5月26日对外发表的三点声明中,明确表示 对于我们私人书信被拍卖一事,在此明确表态,我坚决反对!

她说道: 此事让我很受伤害,极为震惊。我不明白,完全是朋友之间的私人书信,本是最为私密的个人交往,怎么可以公开拍卖?个人隐私、人与人之间的信赖、多年的感情,都可以成为商品去交易吗?年逾百岁的我,思想上完全无法接受。希望有关人士和拍卖公司尊重法律,尊重他人权利,立即停止侵权,不得举行有关研讨会和拍卖。否则我会亲自走向法庭,维护自己和家人的合法权利。

面对杨绛的强烈反对,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杨绛先生的反应他们并没有料到,(我们)本意是怀着对钱钟书和杨绛先生的尊重,委托人觉得这批东西的面世对钱钟书研究及现代文学研究均提供了一些新的资料,毕竟这么大规模的钱氏书信及手稿具有非常重要的文献价值和文学研究价值,而且均未曾公开过。

尽管杨绛 叫停拍卖 的态度如此明确,该拍卖负责人仍表示: 他们前后花了 ~5年的时间才征集到这些作品,拍卖仍然会如期举行。

随后,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也开始出面协调此事,相关负责人欧树英表示,协会方面已经对钱钟书书信拍卖一事予以关注。作为拍卖行业组织,中拍协将设法与当事双方进行沟通,希望能够通过协商解决目前的纠纷。

欧树英说: 一方面我们协会正协调相关人士,希望委托人能充分尊重杨绛先生的意愿;同时,建议并督促当事拍卖企业积极融通各方,在法律的框架内,秉持杨绛先生一贯遵守的 对文化的信仰 和 对人生的信赖 精神,使问题尽早妥善解决。

北京市文物局相关负责人也表示,虽然钱钟书书信不属于国家禁止拍卖的文物,但目前当事人杨绛先生已经提出抗议,拍卖公司应该予以重视。

5月29日,国家版权局相关负责人表示,钱钟书私人书信将被拍卖的行为可能涉及物权、著作权、隐私权、名誉权等多项权利, 国家版权局支持著作权人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诉求,并将继续关注事件进展 。

个人书信拍卖

涉多种法律问题

就在杨绛发表声明的当天,来自清华、人大等高校的权威法律专家,对私人信件拍卖引发的诸多法律问题进行了专题研讨。而多位拍卖界、法律界、收藏界的业内人士,也表达了各自不同的看法。

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程啸认为,一封信件涉及多种权利。信件的纸张归收件人所有,但信件本身也是作品,上面承载着的著作权、隐私权,是归作者所有的。作者去世后,相应权利便自动归作者的继承人所有,进行继承与保护。

此外,依据《宪法》第40条规定,公民的通信秘密是我国公民享有的基本权利,受法律的严格保护。未经许可,拍卖私人信件势必侵犯宪法保护的通信秘密权。 程啸说。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思星则认为,与书画、文物不同,信件不属于公开艺术品的范畴。受赠人虽拥有信函的所有权,但不意味着其拥有信函的完全处置权。这还要看信函主要内容是什么,涉及的利害关系人的意愿。从常理而言,两人之间的信函,将不可避免地涉及书信往来双方的隐私。因此杨绛作为利害关系人,有权终止这场拍卖。当然,若相关权利人均对拍卖没有异议,拍卖也是可以继续的。

中国人民大学民法学专家、参与《侵权法》制定的杨立新教授就此事表示,书信本身是物,私人通信的书信一般掌握在通信人手中。从此次拍卖的情况看,虽然拍卖者不是信件通信人,但应是通过合法渠道取得的信件,因此该委托人具有信件的所有权,在没有任何争议的情况下,对信件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利。但是,书信之所以可以拍卖,很大程度上是基于该书信的内容。书信内容涉及隐私权保护的范畴,我国《侵权法》明确保护公民个人隐私。对这种严重损害信件作者隐私权的行为,书信作者有权采取措施,制止侵权行为的发生。杨绛先生作为权利人,有资格提出对隐私权的保护。因此,此事涉及物权与隐私权相冲突的情况。

在此情况下,杨立新认为,作为隐私权的人格权利要高于物权,也就是法律更应该倾向于保护公民个人的隐私权。

中国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司长于慈珂于5月29日就此事件涉及的著作权问题发表意见指出,就著作权问题而言,书信作为文字作品,著作权属于作者,即写信人。拍卖活动的相关行为方在对信件进行处分的时候,未经著作权人同意,不得对书信做著作权意义上的任何利用,否则涉嫌对著作权人合法权益的侵害。比如,将书信的全部或部分内容公之于众,就可能涉嫌侵犯著作权人的发表权。

手记

不仅在学术界,在络中,钱钟书书信手稿被拍卖事件同样引起了热议。

友 路是飞雪 认为,钱钟书书信被拍卖,不是市场问题,也不是法律命题,而是简单的情与理的常识。和一个与世无争的百岁老人讲冷酷的市场和法律,不仅可笑而且残酷;对老人的态度,是讲情讲理讲信任。如果连这些最基础的真性情都置之一旁,那是对老人的不敬。在艺术品市场整体趋冷的情况下,名人信札手稿逆市上扬,成了各大拍卖公司竞相追逐的热点。当私人信件与利益碰撞,友感叹 名利莫绝友情义,金钱别伤大师心 。

现在,络中广为流传这样一段话,收藏家就像青春期的孩子,你越是反对,他的占有欲就越强,对于自己的喜好一掷千金。而拍卖商人则像售卖糖果的贩子,撩拨着收藏家的心弦,公开钱钟书、杨绛一家的书信、拍卖周作人的书稿、送拍王璜生的捐赠画作,无一不搞得当事人伤心反对。这样一来,当事人的反对更激发了收藏家的兴趣,使得他们认为这些东西一定值得收藏,而拍卖商人也在一片口水之中待价而沽。

只能说,在这样不顾当事人情感的买卖中,收藏家收获了藏品,商人收获了利益,有可能还收获了作者的伤心。

丁桂儿脐贴作用
丁桂儿脐贴和妈咪爱能一起用吗
如何治疗荨麻疹比较好
皮肤瘙痒应该怎么处理
友情链接: 孟州美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