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天凌九重第八百二十三章最强大的武器

汤羹 2020年07月04日

诛天凌九重 第八百二十三章 最强大的武器

本站收录的所有均由本站会员制作上传,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本站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你的作品会损害你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确认后会立即删除。

本站仅提供存储空间,属于相关法规规定的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络服务提供者,且未直接通过收费方式获取利益,

适用于接到权利人通知后进行删除即可免除的规定。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中文AllrightsReserved版权所有执行时间:0.394447秒

ICP备案号:湘B互联出版资质证:新出证(湘)字11号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文[2010]129号

相比起以往,大长老觉得东皇秋杀现在更为平静。

以往的东皇秋杀,那种平静只是对诸事不为在意只求自己道心稳固的一种平静。

而现在的东皇秋杀,那种平静下压抑了太多的负面情绪,若是一旦爆发,那将会很可怕。

就好比平静的海洋,一旦爆发,就会是一种与平静截然相反的状态。

大长老叹息一声,情绪很低落,像是失去了什么东西,缓缓说道:“秋杀,你哥的死,我无能为力,我知道你很恨我。”

东皇秋杀:“我哥从小就只会给你们添麻烦,对你们来说,他早就该死。”

大长老无言以对,忽然觉得自己一点也看不透东皇秋杀,更不知道他心中究竟是什么想法,甚至连一点边际都触摸不着。

他一直觉得通过一个人的眼神可以看出一个人在想什么,但他现在看东皇秋杀的眼神,觉得那已经是死人的眼神,没有一点属于生命的气息。

青长老觉得气氛越来越紧张,很适时的开口说道:“秋杀,你方才说对付赢亦报仇不难,此话怎讲?”东皇秋杀受到什么影响变成什么样他不感兴趣,那跟他没关系,他现在只对报仇一事有兴趣。

东皇秋杀不蔓不枝的说道:“从种种迹象来看,赢亦是法天绝选中的人,他和万寿无僵做的事,没有任何法天阁和极王宫的力量介入,而万寿无僵能带那么多人手上方舟也能被准许……这些足矣说明是法天绝的一种默认,他允许赢亦用这种办法保护自己。”

青长老说道:“若是连法天绝也不管,赢亦凭着万寿无僵足矣在整个大陆横行霸道,说难听点,他想怎么样就怎样,他想杀谁就杀谁,这未免太可怕了一些,严重破坏江湖平衡秩序,按理说法天绝应该介入才对。”

这时大长老插话道:“确实,这很难让我们这些人接受,但秋杀刚才已经说过,赢亦是法天绝选中的人,说的再直白一点,赢亦就是法天绝亲自选的接班人,是法天阁未来掌管烈阳银月的阁主,而对于自己的接班人,法天绝自然会放纵不管,任由他胡作非为。”

青长老唏嘘道:“没想到那个守护大陆上千载,一直尽力维持江湖平衡的法天绝也有这般私心。如此私心,昭然若揭,难道法天绝就不怕引起天下人的不满?”

东皇秋杀:“可是天下人又有几个知道万寿无僵的大王是赢亦?即使现在你我知道,但眼下又有谁敢去向天下人透露这件事?”

“唉。”青长老叹息道:“如此说来,这个赢亦当真是不好对付,全然打破了江湖的平衡。”

“要对付他,以及他所有的势力,我们应当同气连枝。”大长老说道。

“对了,秋杀你适才说有办法,究竟是什么办法?”青长老一言将话题回归到原点。

东皇秋杀缓缓说道:“其实法天绝并无你想的那般自私……因为赢亦这个身份是假的。”

“哦?”青长老有点糊涂了。

东皇秋杀:“如果我所料不假,赢亦就是那个任图影,画氏一族现存于世的唯一后人。”

“什么?!”青长老闻言不禁抽了口凉气:“我擦!”

东皇秋杀看了青长老一眼,觉得很意外,大概是没想到青长老这种人物也会骂脏话。

青长老顿时意识到自己失态,咳嗽一声后忙说道:“如果赢亦就是任图影,那岂不是更难对付?”

“之前法天绝公布任图影拯救六极的事,那时候任图影在世人的心中便已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就这点而言,便是连现在的你我都应该感激他,对他说一声谢谢。”

青长老点点头,“这点毋庸置疑,秋杀你继续说。”

“对任图影这个人,世人们无不爱戴、尊敬、感激,更夸张点,他就是世人心目中的救世主,因为他拯救六极是铁一般的事实。”

“所以,法天绝在一早就留下了对付任图影的武器,是一种世间最强大的武器——道德。”

“这种天下皆知的人物,强大到难以抗衡,但唯一的弱点就是他的道德把柄被抓在天下人手中。”

这时大长老笑道:“所以,若是撕开赢亦脸上的面具,让天下人知道他就是那个任图影,如此一来,他还敢利用万寿无僵横行霸道滥杀无辜甚至是无法无天?”

到此时青长老已然明白东皇秋杀的这番话,忍不住赞道:“秋杀,老朽当真是对你刮目相看啊,不愧是大陆最有潜力的天才。”

东皇秋杀由衷的感慨道:“这便是法天绝的强大之处。”

青长老目光一冷,说道:“那么,现在首要的一步就是撕开他脸上的面具。”

“交给我。”东皇秋杀说道。

青长老满脸狡黠:“刚好,我可以在抽签环节做点手脚。”

……

散修驿站中。

冷若曦徐徐睁开双眼,在意识恢复的瞬间,她下意识的弹身而起,同时长剑出现在手。

她的记忆还停留在会场外的台阶上,记得那时一个中年来到自己面前,不知放了什么迷烟,然后自己便昏睡过去。

她跳下床,茫然四顾,发现空无一人,忽然觉得这里很熟悉,静心一想,才想起这里是任图影的房间。

“图影!”她叫了一声。

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在她身后的床上传来:“激动个啥,我在这儿。”

冷若曦回过头,只看到任图影睡眼惺忪的在那里伸着懒腰,心下觉得好笑,暗想刚才他就睡在自己旁边自己都不知道。

“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她问道。

“还能有啥事,就是你昏迷了,然后我把你抱回来放床上,哪知道你一直念我的名字,抱着我就是不撒手,最后跟你想的一样,我被你给睡了。”任图影摊摊手,再耸耸肩,表情有些无辜。

冷若曦俏脸一红,连忙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是否完整,随后又感觉了一下,发现身体并无异样,没好气的瞪了任图影一眼:“别逗我了,快说说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接着任图影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冷若曦听完满脸后怕。

随后两人又说了些与爱情有关的小情话,都觉得很甜蜜。

冷若曦看时候也不早,说道:“那我先回去了。”

“嗯,记得跟逼哥他们说一下,一切安好。”

“嗯,知道了。”

“哎,等等。”

“你还要干嘛?”

“亲一个再走。”

“不要!”冷若曦撒腿就跑,心中窃笑。

……(未完待续。)

景德镇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大同白癜风医院
亮甲治疗灰指甲用多少钱
友情链接: 孟州美食网